民族團結一家親

2019年08月01日04:58  來源:人民網-人民日報
 

  上圖:云南元陽梯田。
  人民視覺
  下圖:云南多民族合照。
  張有林攝

  2014年云南獨龍江公路隧道即將貫通時,習近平總書記作出重要批示,勉勵獨龍族群眾“加快脫貧致富步伐,早日實現與全國其他兄弟民族一道過上小康生活的美好夢想”。2019年4月10日,習近平總書記給云南貢山縣獨龍江鄉鄉親們回信,祝賀獨龍族整族脫貧,并囑咐鄉親們“脫貧只是第一步,更好的日子還在后頭”。

  70年來,黨中央的關懷實實在在送到了云南各族群眾的心坎上。作為全國世居少數民族最多、特有民族最多、民族自治地方最多的省份,云南70年的發展歷史,就是在黨的領導下,各民族共同團結奮斗、共同繁榮發展的歷史。

  ——編 者 

  

  一家人都要過上好日子

  本報記者 張 帆 李茂穎

  在云南,不謀民族工作就不足以謀全局。

  2015年1月習近平總書記考察云南時,明確要求云南省努力成為我國民族團結進步示范區。牢記總書記殷切囑托,云南省委、省政府堅持“各民族都是一家人,一家人都要過上好日子”的信念,把民族地區發展和民族團結進步融入全省發展大局。

  《關于加快建設民族團結進步示范區的實施意見》《云南省建設我國民族團結進步示范區規劃(2016—2020年)》等先后制定出臺,為民族團結進步示范區提供制度和政策保障。規劃明確了到2035年建成全國民族團結進步示范區的目標,并提出了33項建設指標,以確保示范區建設實體化、工程化、項目化。

  推進“十縣百鄉千村萬戶示范創建工程”,打造出一大批民居有特色、產業強、環境好、民富村美人和諧的民族特色示范村鎮,深入實施興邊富民工程改善沿邊群眾生產生活條件行動計劃,一批全面小康示范村、提升改造重點村、宜居宜業達標村正成為國門亮麗的風景線。

  作為邊疆少數民族欠發達地區,云南是全國脫貧攻堅主戰場之一,“直過民族”聚居區等深度貧困的民族地區更是重中之重,云南把幫助少數民族脫貧致富擺在全省脫貧工作的優先位置。

  云南將民族團結示范區建設與脫貧攻堅有機結合起來,通過在民族地區加大資金、政策傾斜力度,全力推進民族地區交通、水利、能源、通信、農村基礎設施、農村危房改造等建設,進一步夯實了示范區建設的物質基礎,為民族地區穩定實現“兩不愁三保障”提供基本保障。

  近5年來,云南民族地區公路里程大幅增加,尤其是高速公路通車里程實現了翻倍增長,鄉鎮之間公路通暢率、鄉鎮到建制村通公路率均達到100%。

  在精準脫貧工作中,中央和云南省級投入8個民族自治州的財政專項扶貧資金逐年增加。針對“直過民族”內生動力不足、生活方式落后、增收渠道單一、基礎設施薄弱等致貧因素,云南省專門研究制定了《全面打贏“直過民族”脫貧攻堅戰行動計劃(2016—2020年)》,采取超常規舉措,堅決打贏“直過民族”和人口較少民族脫貧攻堅戰。截至2018年底,云南全省11個“直過民族”和人口較少民族有建檔立卡貧困人口75.17萬人,已實現52.73萬人脫貧,還有22.44萬人未脫貧。

  2018年,云南全省民族自治地方生產總值達7155.86億元,人均GDP達到30449元。近5年全省民族自治地方生產總值年均增長10.2%,主要發展指標增幅均高于全省平均水平。民族地區良好的發展勢頭,為脫貧攻堅啃下“硬骨頭”注入強大動力。

  云南堅持精準扶貧、精準脫貧,實施易地搬遷、危房改造,讓貧困群眾搬進新居,住進了“安心房”;通過產業扶貧、就業扶持,讓貧困群眾獲得持續穩定的收入。而改善教育、健康扶貧,則進一步保障了各族群眾基本的民生需求。

  近年來,云南全省共有707萬農村貧困人口告別貧困。2018年底,貧困發生率由2015年的14.03%下降到5.39%,累計48個貧困縣脫貧摘帽,5068個貧困村脫貧出列。

  為了讓各族群眾早日脫貧奔小康,云南累計派出2.2萬名干部擔任“第一書記”,派出10.9萬名干部駐村幫扶,推動60多萬名各級干部與貧困群眾結對幫扶。

  最高人民檢察院、外交部、財政部等47家中央定點扶貧單位,直接投入資金8.6億元,幫助引進資金32.25億元;上海、廣東對88個貧困縣,分別累計投入幫扶資金37.25億元、10.91億元。動員2514家企業、商會結對幫扶3188個貧困村;廣東、上海選派援滇干部182人,實施項目5717個,96.45萬貧困人口直接受益。

  “自強、誠信、感恩”主題實踐活動當下正在云嶺大地深入開展,各族人民為幸福生活由衷點贊,為身邊發生的變化由衷自豪,對未來前程充滿信心。

 

  搬遷戶有了跳舞的地方

  本報記者 徐元鋒

  晚上8點半,在家吃完晚飯收拾停當,張學琴快步來到村口的廣場,加入了打歌的隊伍。和張學琴一樣在廣場上跳舞的有上百人,有廣場舞也有民族舞。廣場旁邊的澤安新村,有82戶300多人,是賀派鄉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,村民來自全鄉5個建制村,由傣族、佤族、拉祜族等民族組成。

  賀派鄉隸屬云南省臨滄市耿馬傣族佤族自治縣,全鄉1.8萬多人有14個民族,少數民族人口占86%,2017年建澤安新村時沒設計廣場,鄉長楊萍堅持調出個廣場來。“有廣場就有人氣,得讓搬遷群眾走出家門多交往。”楊萍說。

  楊萍指著眼前的籃球場說:“以前辦潑水節活動只能在這里,幾千人擠在巴掌大的地方,有人爬坡有人上樹,不安全!”在鄉里文化站干了17年的田美芹說,鄉里民族節日多,還有21支文藝隊,沒個廣場真不行!鄉里調整建設方案,多花了幾百萬元,一個大大方方的吉象廣場去年潑水節前建成了。

  縣里正在創建全國民族團結進步示范縣,今年5月剛公示退出貧困縣序列。縣民族宗教局局長羅開華介紹:“我們把創建工作與脫貧攻堅相結合,2016年以來投入脫貧資金50多億元,實施3000多個項目,讓貧困群眾既富口袋又富腦袋。”

  每晚8點多,吉象廣場熱鬧起來。全鄉7個村群眾都有來跳舞的,還有人騎著摩托車,從幾十里外趕來。佤族的趙光華自愿為打歌隊伍彈電子琴,他說,除了雨天不跳,平時都跳,大家不分民族不分你我,一直跳到晚上10點多!

  耿馬還是云南25個邊境縣之一,羅開華說,民族團結進步貴在基層、貴在群眾參與,多一個跳舞的廣場,就增一分團結和諧,還多一面邊境的紅旗。

  

  “鄉村T臺秀”走向大舞臺

  本報記者 李茂穎

  “賽裝賽到日頭落,跳腳跳到月當空。”7月22日至7月28日,“絲路云裳·七彩云南民族賽裝文化節”在云南楚雄彝族自治州舉行,縱情歡歌,賽裝賽美,各個民族的文化與歷史都被他們穿在了身上。

  “七彩云南民族賽裝文化節”源自楚雄永仁縣直苴村的賽裝節。賽裝,就是秀出自己服裝,人們盡情歌舞、賽裝比美、跳腳狂歡,而這一習俗,已經傳承了1300多年。

  隨著賽裝節日漸紅火,彝繡這個曾經養在深山中的珍品開始大放異彩。2016年10月,以彝繡文化為主題的高級定制時裝在“2016中國(北京)國際時裝周”的舞臺上驚艷亮相。2019年,彝繡特色成衣時裝成功登陸上海時裝周。

  2016年以來,賽裝節由地方性民族節日成為全省各民族賽美賽裝的狂歡。“七彩云南民族賽裝文化節”應運而生。

  7月23日,絲路云裳·民族服裝服飾設計暨形象大使大賽(決賽)將今年的民族賽裝文化節推向高潮。來自云南全省16個州(市),涵蓋全省25個少數民族的307套服裝,由72名設計師提交的163張設計圖、121名刺繡能手選送的159件繡品參加了展示和比賽。開賽首日,身穿絢麗民族服裝服飾的模特在T臺上爭奇斗艷,讓觀眾大飽眼福。

  最古老的“鄉村T臺秀”正逐漸發展成國際化、特色化的民族文化盛會,推動著云南民族服裝服飾走出大山、走進生活、走向全國,走向更大的國際舞臺。

  

  一村七民族 如同一家人

  本報記者 李茂穎

  鄭家莊位于云南大理洱源縣三營鎮,是一個多民族聚居村。這個僅有125戶的小村莊,卻有漢、白、藏、傈僳、傣、納西、彝共7個民族,和睦相處的50多年里,他們情同手足。

  農家樂老板鄭榮輝正在木瓜園忙里忙外。鄭榮輝的父親是漢族、母親是納西族。在鄭家莊,很多家庭都是由不同民族組成的,長期相互通婚,習俗、文化交匯,增進了各民族之間的感情。

  “冬天最熱鬧,不少香格里拉的藏族同胞選擇來咱們洱源泡溫泉,周末都愿意到咱們農家樂嘗嘗鮮。”鄭榮輝說,像他這樣的農家樂,村里已經開了五六家,“大伙習慣了抱團發展。”2014年,村支書何國祥找到鄭榮輝,勸他回家搞鄉村旅游。他的農家樂建了一半缺資金,村委會幫著聯系銀行,辦理了貸款。

  鄭榮輝說:“火把節、中秋節等節日,村里各民族從來都是一起過的,大家不分彼此,過節是我們村里獨特的風景。”

  和樂融洽的鄉村生活并沒有讓民族的特色文化消失。村民張茶花的父母是從西雙版納景洪遷來鄭家莊的。從小就在鄭家莊長大的張茶花現在依然保留著傣族的飲食文化,“我們傣族菜喜歡放檸檬和香菜,每逢傣族節日,我會做上一大桌傣族飯菜,和村里人一起吃。”張茶花說。

  鄭家莊的黨員活動室里,放著一本《好人好事簿》:村民段菊珍丈夫去世,陽光文藝隊集體出動,幫忙栽種、插秧;為了村里修路,村民們甘愿讓出自家的地、拆了自家的墻……“‘七個民族一家親’在我們村里可不只是嘴上說說,每個村民的事都是我們大家的事。” 何國祥說。

  版式設計:張丹峰 


  《 人民日報 》( 2019年08月01日 11 版)
(責編:袁勃)
天天免费影院_天天啪久久爱免费视频,天天啪久久国产,99九九99九九精彩视频&#,欧美成人电影,欧美另类图片区,青青青视频在线最热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